森林夜旅人
密林修行处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年终总(su)结(ku)了。
      三月开春不久,经王二介绍翁生退让苦熬营生的喜儿一头扎进了水深的戏园子。为了多攒点银子归隐终南,喜儿每天玩命搬砖搭台子。深知梨园水深,侧身江湖一隅是非不沾难免让人觉得懦弱。攒着鸡血的喜儿只盼来年尽早听风看花闲饮东窗。
      戏园子乱在奢靡烂在人情。红男绿女来酒痛饮。生旦净末丑一个个粉墨登场。祖师爷赏饭吃脸嫩条儿顺声音嗲就想横行各大瓦市勾栏?不管牌大牌小戏唱的好或者不好拿捏对班主的脾气口味才会得赏。园子里各路牛鬼蛇神深谙此理以万军不挡之势前仆后继地在这深水中一通乱搅。玩高贵装深沉港澳台驻马店世上千万个李鬼无论谁来都先吹牛逼一阵再开膏药一方。大家觉得李鬼真牛一致抖财疏银纷纷起先表示疗效神奇即使还没服药即使没有疗效。!不知道是不是入行浅,现在想起来依旧不能淡定的在心中磨刀霍霍。

 转战两个山头,脑海里反复记得的只有一句平常念叨的:“一路梨园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碎碎念碎碎念碎碎念碎碎念。

有人埋骨,有人苟活。固守孤魂也是个活法。

不愿写了说再多总归觉得有点怨。古龙虽然矫情但话有时能撮到你心里,痛苦可以看别人晒自己却晒不得。

不要问了喜儿过年没买头绳,头绳涨价一块五呐……


 
评论(3)
热度(2)
© 森林夜旅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