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旅人
密林修行处/弃号
 

《相忘于江湖不如来片胖大海》

我觉得我应该有很多废气需要吞吐,却发现酝酿了很久原来是个屁。

这一年朝廷大肆选举贤能之士,我有心一试,无奈朝野污腐党争之势愈烈,我不甘愿污合苟同又身体抱恙遂闭关疗养。心中苦闷致使邪气积压筋脉紊乱,好不容易熬到盛夏,路遇高人指点去到岛上修行。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繁华的街头涌向密林的深处。途遇魑魅魍魉经光怪陆离。游走于往来的浩浩荡荡的镖局商号马队之中。

没人告诉我岛上有神兽。

我在万般磨难之下也只能避其十步之遥。短短修行时日还不足以让我练成千里之外取其首级。神兽凶猛异常,极其喜好在钻人裤裆之时将人扑倒,岛上妙龄女子皆为此而苦恼。为此岛主大伤内力将其打入山洞又命道士施符咒镇压耗尽元气这才罢了。初入江湖的我等小辈这才安下心来,潜心修行。江湖不好混,我在还没有入江湖的时候就已经打退堂鼓了。还好此岛地势险峻路段偏远不为江湖人士所知,清新淳朴犹如世外桃源。岛上渔樵耕读无不外乎。我的师父就是前面说的画符的道士。听师父说他以前行走江湖每每夜观星象总感觉寒气袭来夜不能寐。他说这是源于白天的生意不好心里忧愁。师父是卖狗皮膏药的,偶尔也帮人算上一卦。逢生意清冷的时候也会坐在客栈帮人代写书信,兴致来了偶尔也能说上一段。当然绝大部分都是市井流传的江湖往事。吹得起劲往往就会越吹越大把自己也搭进去。他说他不愿再过这种人云亦云的生活所以选择了隐居岛上。但据我种种猜想十有八九是说大话把舌头闪了,常有人慕名前来比武,他吓得屁滚尿流才逃到岛上的。

当然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被师父以一块钱收买钦定为骨骼奇特的练武奇才这才有了拜师一说。这个事实师傅深谙不语。极其好面子从来只跟外人提到我是死活缠着他要学武的。现在我将这个事实说出也望他含笑九泉了。其实他也不是多不学无术,在我了解他江湖往事后一再鄙视鄙视再鄙视之下终于在一个大雨滂沱等外卖的午后,亲眼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峨眉总派洛阳分派的绝杀武功——甩肠双节棍。此棍法我在以前酒馆说书先生那里听到过,十招之内必将人五脏俱裂七窍流血而死。此棍法快而精准狠稍不留神便可毙命。但我纳闷峨眉传男不传女怎会有如此粗犷蛮夷的男弟子。细问才得知原来师父还怀有易容奇术。在他小时尚未发育时被一尼姑所养这才学得。我听后不由张口大为吃惊,师父见状忙操着他地道的东北腔说到:“别看银家现在这样,小时候模样可准(俊)了老讨人喜欢了,呵嘿嘿~”那娇羞的一笑,我吐啊。师父一直把这个当秘密不跟人说,如今想来,他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有一段时间课业不是那么紧,神兽还在跟我的磨合期,它每天撒丫子跑地特别欢,目中无人到了极点。靠近我的时候我只能闭气装死,等它走后全身瘫软。丢了习武人的面子不说还落得饭后八卦一堆。有些闲得无聊想找乐子的鼠目弟子时常拿放神兽相威胁我。师父也常常会联合外人一起欺负我,他说这是对我的锻炼。我呸!

神兽封印后我落得清闲,赶紧把人生大事了了。纳得如意爱妃效仿娥皇女英享齐人之福。哇哈哈。(是不是该淫笑两声?)

修行的日子异常苦闷,元气大伤是必须的。以上谈资也只有在中午等外卖的时候才有空施展。

每天晨起夕落我在来往商队中行走,一种无奈涌上心头。我不知道这条路到底选得对不对。我觉得现实过早地进入我的生活。很小以前我渴望江湖,我觉得大侠必为人所崇拜。威风禀禀风里来雨里去一个转身就飞入人海中,在你焦急寻找身影的时候他已经走到大漠里,只留下茫茫沙漠中的一个抗剑的背影,潇洒茕茕悲壮不已。而当我在成为侠的路上时,我懂得了这必然是个死潭,越陷越深直到你成为独孤求败。那个时候你不能喝小酒飙脏话不能翘兰花指还抖腿不能被一条小狗追的满街跑哇哇大叫。你想忘想哭想笑想输还想停下来走走,但是你不能忘不能哭不能笑不能输不能停,因为你是侠。

年末时局动荡,一个胡姓刺客企图谋害圣上,未果。朝廷诏令各区县衙门告示天下凡胡姓人员统统缉拿打入大牢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于是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岛。我明白蚂蚁永远是不能埋大象的。所有付诸时光的流动到最后就像茧一样,迟早会从指关节,到手臂,到发梢,到眼睛,到身体,遍布所有。它为抵御疼痛而生,却也麻木了对欢愉的感知。

朝廷还在敛聚贤能,朝野还是纷乱。苛捐杂税还是越来越重,小百姓还是没有起义。我潜伏在乱世打算做点小买卖。等待着揭竿而起的那一天再重新入主江湖。

最后用刺客的话结束这兵荒马乱的一年。

路过一群人,埋下一堆坟。他们和你一样活在这个世上,他们却已经死在了你的心里。再牛逼的华陀,也救不了岁月蹉跎。每逢清明冬至,你可以找个喧闹的地方坐下,就着一碟记忆,满上二两孤独,左手敬酒,右手碰杯,如果你愿意的话…

 

 ……………………………………………………………………………………………………………这是华丽分割线。

时至一年我再也不能那样故作轻松的吐槽了。曾经一起二的人都已经海角天涯她丈夫他妹夫的恩爱散场。唯有傻逼胡公子总感觉自己鸿运不停永远牛逼结果手刃一次创业,蜗居洞府半年,欠人恩情难却,卖身游戏二月。凌晨刚加班回来,一路走一路心里很是悲他妹夫个凉,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生活到底是要继续到什么时候。呕血。

好吧,我就是觉得必须生猛必须挺到底必须自己杀出一条血路必须把资产阶级搞到死。说完不干了的这一天心里一直循环一首歌: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呀头……

 
评论(7)
热度(11)
  1. 比伈更痛的眼眸终结者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旅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