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旅人
密林修行处/弃号
 

突然第一次感觉到,感觉到了一丝作为人类的开心;一瞬间抓住了那种美好感觉的小尾巴;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也许困境只是跳房子呢?总有吃到糖的那一刻吧!期待!!

@混更两张商稿

《就是不苟!》

对很多事和人失望的一年,但是不好意思我还是不会和你们一样😊

再见了幼稚鬼


一张跟吃有关的练习,猫有参考……orz我好久没画画了

以后专职画这一家三口了。

小弟、大哥、大哥的大哥=恶势力!!!三口组!!!


白驹过隙,恍然一梦
明天又将穿到另一个梦境
你准备好了么?

关于520的商稿一张混更(可以给喜欢的人做贺卡哟)


很喜欢余秀华的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所以自己悄悄用这个做了贺卡


最喜欢的那首跟这个节日很贴合


——————————————————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你为什么这么懒?!》

你为什么这么懒?!!!为什么?!

             ——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懒死活该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意相加,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





继上次做光棍节游戏狗带以后,我又苦心钻研了一款可以花式吊打的方式,快来玩玩儿吧~小伙伴们~~~~

青年节涂一个

民国既近又远。

相遇的小确幸~朋友结婚小画

圣诞快乐,礼物多到爆了吗?

狐狸说要开始过冬了。

圣诞节的彩灯去年就买好了,今年才开始想到要挂起来,囤放一年,一点都没生灰。

小周同志说,该忘的都早忘,人该向前看。我觉得这真是万能金句啊!!!

顺祝小周同志和老胡结婚二十七周年快乐!

锅碗瓢盆砸出的感情还真不是盖的,银婚呐!!!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4)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等待与爱。

说好的每年冬天都要画一只狐狸

双十一没有狂刷淘宝而在狂刷bug我也是要被自己感动哭了,昨天匆匆忙忙赶制出来。对于一些舔着脸要立马告白面基脱单的人我只是拿这个纯!粹!泄!愤!而已~游戏地址请猛戳http://yaoguangyiqiguang.jd-app.com

最近都在干嘛呢?好像没忙正经事(专指画画),慎重考虑要不要重新跑梨园搭场子,这次愿望比较小保命就成。至于血战江湖什么的,我也只能感叹一下贱在手而江湖任我行了。呵呵……

mama:暑假作业写完了吗?
H:还早呢
mama:那画画完了吗?
H:早画好了,呐,这张画完了按你说的国画两块钱,素描一块钱,你已经欠我4块钱了。
mama:……没写完作业画价减半。
H:T_T
小时候和妈妈乐此不疲的玩着画画挣零花钱的游戏,常常一支笔就能让我安静一整天。在那个静止的空间里有我所有的想象和宇宙。慢慢长大也还是一样。每当别人问我梦想时我总是腼腆的不知如何开口,害怕夸口的言语像穿堂风一样使它一闪而过,所以一直悄悄的拍打埋好的土壤,庆幸它从未改变。
对不起,还没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但我一直都有在努力呐!

最喜欢的秋天要来啦,马上就要屯粮好过冬啦~躺在空调房盖被子然后想着冬天像老鼠一样窝在洞里,嘿嘿~想想就很开心的事情。

问一个问题:有多少人的童年记忆是停留在炎炎的夏天

如果梦境可以是真实的,

我一定在你说喜欢我的时候,立即说:“好啊。”

不会给你任何机会问可不可以行不行愿意不愿意好不好。

#夏天下午做的梦#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硬盘损坏,坑都找不回来,一切从新来过。为什么我总是有这么多的坏日子。能量聚集中!!

趁有空赶紧画。画完南方大雨,清风满院。

说什么唯留云鬓不梳理,只待红绳梦里人。又说什么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不管人道鬼道唉……世事总归无奈。

江湖上的神勇无头死尸他说他叫梦想。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年终总(su)结(ku)了。
      三月开春不久,经王二介绍翁生退让苦熬营生的喜儿一头扎进了水深的戏园子。为了多攒点银子归隐终南,喜儿每天玩命搬砖搭台子。深知梨园水深,侧身江湖一隅是非不沾难免让人觉得懦弱。攒着鸡血的喜儿只盼来年尽早听风看花闲饮东窗。
      戏园子乱在奢靡烂在人情。红男绿女来酒痛饮。生旦净末丑一个个粉墨登场。祖师爷赏饭吃脸嫩条儿顺声音嗲就想横行各大瓦市勾栏?不管牌大...

这次小狐狸送的是太阳~

sunshine小酒馆里我看见了,你看见了吗?

圣诞快乐~平安夜平安~

昨晚做的一个梦,恐高症的我差点没吓尿。画下来当做手机桌面。

旷野的心就要回归

小画总怡情~

隔壁音像店正在放的一首歌,里面唱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

好久没画画了,先丢张桌面,最近特别萌孩。

对月有感~

希望你们以后看到月亮都能哼出一首歌:

开封有个包青天……

这样我就欣慰了。

还要顺祝中秋快乐么?

骚包的伙伴,二逼的心。傻逼的岁月,谁没当过真。还好我的朋友都是二货。阿门。

一旦无常归冥路,浮生蚁命似昙花。

文件损坏我填不了这张坑了,想来也快死了。360°旋转吐血中……

坐忘山

灌愁海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惆怅……啊

安慰自己说看久了会动的图。为毛会跳帧啊!我好想扎你一针啊

跳坑数月,一直忘记写战地日记。

战坑里无非是各种权限狗各种掐。那边厢高级权限狗们为了肉骨头早已是斗的你死我活,这边厢低级权限狗们为了骨头渣也开始卯足了劲地摩拳擦掌……这个地方比我之前待过的工地还要nb,每天搬砖前必须涂两遍蓝色荧光粉,工头们说只要坚持三年,便能收到男+250点妇科病免疫,女+250点前列腺免疫之奇效。工头的话犹如一针强心剂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阑尾,于是我闻鸡起舞披星戴月玩命搬砖,等到大厦即将烂尾的时候才突然发现,次奥,老子这朵纯爷们要那虚无缥缈的250点妇科免疫干毛啊!

提杖而起!快哉!鼓掌!

我的内心常生出风暴,抑郁不忿。多号人格严重出走,至今渺无音讯。生活总是这样,我才多大点,屁都不值得放一个,总结毛线。

我一直,在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是否对得起我所经历过的苦难……不管怎么样我喜欢那个努力的我自己。

《相忘于江湖不如来片胖大海》

我觉得我应该有很多废气需要吞吐,却发现酝酿了很久原来是个屁。

这一年朝廷大肆选举贤能之士,我有心一试,无奈朝野污腐党争之势愈烈,我不甘愿污合苟同又身体抱恙遂闭关疗养。心中苦闷致使邪气积压筋脉紊乱,好不容易熬到盛夏,路遇高人指点去到岛上修行。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繁华的街头涌向密林的深处。途遇魑魅魍魉经光怪陆离。游走于往来的浩浩荡荡的镖局商号马队之中。

没人告诉我岛上有神兽。

我在万般磨难之下也只能避其十步之遥。短短修行时日还不足以让我练成千里之外取其首级。神兽凶猛异常,极其喜好在钻人裤裆之时将人扑倒,岛上妙龄女子皆为此而苦恼。为此岛主大伤内力将其打入山洞又命道士施符咒镇压耗尽元气这才罢...

© 夜旅人/Powered by LOFTER